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成年人的生活哪有「容易」两个字。

今晚是点给 Miss Lau 的『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人大了 难得放肆地笑

才会懂 烦恼尽量忘掉

……

儿童有着儿童畏惧

成人都有成人唏嘘

最近笑得越来越少,惯性的微笑很多,由心发出的开怀大笑,却越来越没有踪影。

可能真的越长大越多事情要顾及要处理,开心的事越来越少,伤心也不敢表露,渐渐隐藏甚至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Miss Lau 说「想舒服,想开心,但我发现我也并没有很开心。」

为生活所迫,根本不敢也没有时间有情绪。

还记得那个周二分手了之后跟 Anoko 的对话。

Anoko:还好吗兄弟?

Fabre:还好,十分钟后开晨会,不能不好。

Anoko:不容易。

Fabre:成年人的生活哪有「容易」两个字。

听说 Miss Lau 最后进展很顺利,由衷地替她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