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服

斟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不高兴再续杯

今天本应很开心。


在 ONE 里看到今天的语录

「心太软的人快乐是不容易的,别人伤害她或者她伤害别人都让她在心里病一场。」

—严歌苓『陆犯焉识』

其实男人的快乐很简单。

很简单。


觉得自己好像把自己困住了,有点太局限着自己了。

昨天那个阿姨说不喜欢出国留过学的男生,说什么都玩过见识过,不知道以后会变成怎么样。

难怪她那么喜欢我...

现在想想,明明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好像什么都没见识过,就已经想在这片划定的区域里 settle down。

可能越是没见过就越是井底之蛙越难以跑出这个自己给自己画圈吧。


刚刚很怕半夜绷不住,还是倒了杯水,吃了几颗药。

好像现在已经有点晕晕乎乎的。

怎么医好无眠者半夜时的感性

长夜有点灰

斟一杯水拿来睡前服那颗宝贝

明日到醒起 再后悔


就像小时候写作文一样,开头总是很难,你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如果还有什么是比开头还要难,那就是结尾。

期间零零散散琐琐碎碎抒发的遍地玻璃灵感,如果用一个词一句话,串成一面能照到所有人的镜子。


想跟你说为什么人在痛心,失去你却未尽力,大概担心我未配。

未敢约的约会,仍在半梦与半醒之时未化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