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情人

应该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么逃亡 却为戒掉妥协的欲望

点给 Erin 小姐的「斯德哥尔摩情人」,同时也点给自己。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

不知道夕爷是怎么想得到用「斯德哥尔摩情人」来形容在感情里的弱者。

的确,在感情里的弱者,是盲目的,是不自主的,是没有自我的,他们对伴侣产生的是畸形的情感,甚至可以说是病态的,他们将爱看成施舍,将恨看成自己的不足,将对方的优点无限扩大,将缺点归为自己名下。

爱不是施舍,你无法求一个不愿意给你爱的人留下一点温暖。

每个人都值得被爱,more or less.

一次次的靠近,又一次次被推开;一次次的妥协,又一次次被逼近;一次次的迎合,又一次次被不满。

其实我们本不需要这么卑微。

如同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一般,我们成为了「斯德哥尔摩情人」,用十分的改变、退让、妥协,去委屈自己,然后将换来的三分施舍当作宝贝。

明知道早就该离开,但依然如吸毒患者般抽不出身,上了瘾也不戒毒,反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纠缠中靠着被施舍的情感压榨着所剩无几的多巴胺麻木自己。

应该也 不只一次幻想怎么逃亡 却为戒掉妥协的欲望


世上好男人很多,好女人也很多。

我们会不会遇上那个对的人?我不知道,更不敢保证。


会有人喜欢我吗?说实话,其实我自己也没有信心,我也不相信会有人喜欢现在这样的我。

自卑。

若再有机会开始一段感情,我不知道会否再次陷入先前的状况,再次成为「斯德哥尔摩情人」。

医生说,不要讨好别人来换取施舍的爱。

医生也说,在爱别人之前请先好好爱自己。

Working on it.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