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Talk

螳螂面对蟋蟀,回响也如同幻觉。

孩童只盼望欢乐,大人只知道期望。

...

成人只寄望收获,情人只听见承诺。

...

明月光,为何未照地堂?

孩儿在公司很忙,不需喝汤。

孩儿未必在公司很忙,但依然不想喝汤。

孩儿在车里听歌,CD已循环了一遍,依然不舍得下车。


今天偶然听到 Joey 的『习惯失恋』。

知我是个无法讨好的人。

看到了表妹的文章。

Shall we talk?

Wanna talk.

想对这个世界说点什么。

或许会揭开旧伤疤,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但还是想,想让世界听到自己,不,是另一个自己,或者说真实的自己,的一丁点声音。

或许不会有很多人听得到,但只要有一个人看到,有一个人了解了,明白了,这件事就有意义了。

一颗石头,丢进湖泊里,未必会引起惊涛骇浪,但只要有波澜,有涟漪,那就足够了。

无论再小的石头,也会有,我坚信

Shall we talk?

Yes, not to them but to the wrold and those who doesn't know abou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