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

无需要当个百万人的英雄,谁真正能令枕边一人笑,云会起风先会涌。

蓝奕邦,听的歌不多,唯独钟爱这首『恋人』。

不喜欢做伟大壮举

只喜欢微笑着说声

我爱你 而拥你入怀 听你心跳声

细时人人想做宇航员、科学家。

长大了,恕我心无大志,越来越想做一个普通人,只想用一辈子好好爱一个人。

越大越变得如此,做很多东西已经不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期待你开心的眼神。


就如同桔梗花的话语「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

这首歌带来的幸福是如此简单而美好,单是想象那画面就已嘴角上扬。

但若连这简单的幸福都无法拥有,对于这样的听者来说,这首歌的每一个字便是一把把插入心里的利剑,只不过将痛苦再放大罢了。

如想怪只怪,生得这样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