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爱

别再伤脑袋,豁出所有,要爱就爱

最近这段时间由于外出培训以及原有工作的事夹在在一起,实在是没空来这里。

与其说是没空,更不如说是没了这份闲情,即便是独处的时间,更多也是思考路由、迁移、系统流程优化,也极少能让自己放空头脑天马行空。

昨天难得给自己放半天假,晚上Nino过来吃饭。

当年凭一手炸鸡翅...是有原因的。——Nino

可惜没能学到哈哈哈。


房间吧台和高凳放了几个月,第一次请人上来喝酒。

把房灯关掉,只留一盏烛光灯,放上一张哥哥的CD。

红酒杯的影被昏黄的烛光照在白墙上,就着哥哥的『敢爱』和『没有烟总有花』,真好。

好酒好兄弟。


问,前任过得怎么样。

竟然大家都答不出个所以然。

遗憾过

然后至会找到最爱。

摔得疼,又如何。

不走路,就不会摔。

想向前,就要做好摔倒的打算。

别再伤脑袋,豁出所有,要爱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