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ll We Talk (Tre Lune MMXIX)

难得可以同座,何以要忌讳赤裸

写在前面

还记得在四个月前,我写过一次 Eason 的『Shall We Talk』,前几天在 Nino 的车上听到这首重制版,比起原版有着很深刻的不同的感受,很想再写一次。


「陪我讲」计划

重制版的『Shall We Talk』是「陪我讲」计划的宣传歌曲。

『Shall We Talk』(陪我讲)不单是一首歌,还可以是一个邀请,每个人都有不开心的时候,面对压力,面对困境,面对解决不了的问题,有时亦会感到无助,无论是否面对精神健康问题,对家人和朋友,我们也可以陪他们讲多点,听他们讲多点。

— Eason

「陪我讲」计划是「香港精神健康咨询委员会」自2020年7月起推行的精神健康推广和公众教育计划,目的是为了提高公众对精神健康的了解,鼓励市民及早寻求协助及治疗,同时减低公众对情绪病患者的误解及歧视。

Eason 的『Shall We Talk』作为当年的获奖无数的粤语流行歌,为大部分香港地区熟悉,计划以此歌名「陪我讲」作为名字,希望籍此提高市民的关注,了解精神健康的社会问题。

歌词是最好的宽慰剂

此段摘取于『夜话港乐』的第一部分第一章第四节

新千年伊始,林夕患上焦虑症,给陈奕迅写 Shall We Talk 的时候,正是他被焦虑症折磨得最为严重的时期。这首讲述世情的歌曲,林夕花了10天时间去创作、反覆修改,成为他创作时间最久的一首歌——至于时间最短,则是四十五分钟(写给许美静的《明知故犯》)。

...

但在他心里依然有一个最大的遗憾,那就是张国荣的去世。

...

林夕非常欣赏张国荣的为人,他曾经在一次回忆里,谈到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被人追歌的状态,而有一次他答应给张国荣写五首歌,结果拖了很久都没有写完,一天在一家餐厅吃饭时候碰到了他,林夕本以为张国荣是来追讨歌词,没想到张国荣对他说,你一定要小心身体,多去锻炼。

这些和张国荣相处时的小事,都被林夕铭记在心。他也知道张国荣和他一样有心理疾病,但处在焦虑症困扰时期的林夕,写的却又大多是消极阴暗的歌曲。

...

所以,哥哥去世后,林夕自责地认为,如果当初没有写那么多一味卖惨的歌曲,而是多一些开心的、积极的歌词,也许哥哥就不会轻言离世。

MV

第一次看到 MV 的时候,是震撼的,蝴蝶、色彩、动物。

不经意间闯进两个人内心世界的 Eason ,被发现后的惊恐和害怕,更是被两人放大化的自我保护赶了出来,或者说,更应该是 Eason 自己逃了出来。但其实,当 Eason 逃离了之后,两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都是悲伤和孤独。

微信图片_20200724210221.png

去到第三个人的世界,她独自坐在深不见底的洞口边上,而与她相连的带子在 Eason 手上,犹豫、彷徨。

f498eec076ac06b59d1878b87326df7 (2).png

他想起了前两人,他们的痛苦和孤独,Eason 没有再害怕,没有再逃走,他绑着带子,一步一步走过去,两人相视而笑的时候身后的高墙也轰然倒下。

微信图片_20200724211130 (2).png
微信图片_20200724211135.jpg

其实那根线,一直在我们手上,只是我们敢不敢迈出那一步。

区别,挣扎

在 QQ 音乐里 MV 的简介是这么写的:

若要说旧版『Shall We Talk』的童谣感较重,像是孩儿像家长剖白心声,那么重制版就像是当年的小孩长大了。

这句话我认同前半部分。

的确旧版更平静,更像是一个小孩子说出自己的害怕,一个男朋友的无奈、一个成年人的无力。更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写日记,不敢对对方透露自己的情绪,只能将不被人理解的委屈、无奈和悲伤,无望地写到日记本中聊以慰藉。

而重制版,说是长大了其实也没有不对,但是太含糊,无法表达出与旧版截然不同的情绪。

Nino 问我觉得有什么区别,他觉得重制版更成熟了。

挣扎过。

我说。

如果说旧版是一个对着日记本抒发着自己闷闷不乐的心情,那么重制版则是一个成年人,挣扎过,努力去改变过,之后的呐喊。

家人、爱人,最亲近的人为何总会变成伤我们最深的人?

我认为是这首歌最核心的思想。

我们尝试去维系家里的关系,只是

孩童只盼望欢乐

大人只知道期望

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体恤对方

我们尝试去挽救一段失败的感情,只是

成人只寄望收获

情人只听见承诺

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珍惜对方

这两段后面接的副歌,比起旧版更歇斯底里,如果说旧版是小孩子刚开始的不解,那么重制版则是长大后对自己的挣扎时期、想做出改变的努力以及被压抑的情绪的释放。

明月光,为何未照地堂

孩儿在公司很忙,不需喝汤

And shall we talk

斜阳白赶一趟

沉默令我听得叶儿声声降

直到重制版才听得懂最后这段。

曾经是在公园感慨「为何又照地堂」,现在是「为何未照地堂」,即便斜阳赶着来,也是「白赶一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为何在尚有机会的时候要互相伤害,而到失去的时候又才来珍惜?

情绪病

虽然不怎么喜欢余文乐,但他演的『一念无明』却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其实精神病是精神病,情绪病是情绪病,很多人将有抑郁、焦虑、狂躁等症状的人称之为精神有问题,其实是不对的,因为那是情绪病,不是精神病。

情绪变化每个人都有,躁狂抑郁症病人的情绪转变幅度比较极端,开心时很自信很兴奋,伤心时会很绝望,觉得生命没有意义。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国抑郁症患者超9500万,也就是说平均身边每15个人就有一人患有抑郁症。

情绪病的引发是有很多原因的,包括童年、家庭、经济压力、感情压力、环境变化等等等等,而治疗情绪病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家人、朋友的支持也很重要,家人的支持尤为重要。

不是什么都可判给别人做。

其实那条线就在我们手上,当对方想纵身跃下的时候,拉他一把还是视而不见,都是我们的选择。

不要将「special」想当然得当成「unnormal」,耐心去倾听,去了解,对方的内心世界,或许你就在不经意间挽回了一条性命,甚至,你可能会发现这个世界你未曾发现的美好。

2abcb7e68b3af8f92ae3bcb59b3e4c6.png
5770fcdcab387971b57d1f2615c8009.png
37f52e14e5b57c13bd46cd7921e7492.png
68c23b9ca3b37b0701cf170fdf73863.png

情绪病治疗是个长期斗争,治疗创伤的心灵不单需要合适的治疗,社区支援,还需要大众去除负面标签,给予谅解及支持,用同理心去感受和关怀。

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小王子』